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四德的双修
四德的双修

四德的双修

四德,本名林冲,不是水浒里的林冲,原是一所二流大学农学院的穷学生。
-
-   来自西北的农村,在校学习农作物科学种植生产。喜欢心理学,特别是催眠。-
还别说其对催眠有点天分,选修了一年就敢在教室对美女辅导员实际操作。只是
- 这小子点背,还没做坏事呢就被发现了。一顿暴打如约而至,没想到的是重伤不-
治一命呜呼。-

-   再次投胎成人的林冲,出生在了一个叫灵元大陆的世界。家里哥四个他最小,-
老大叫得一,排下来他就叫得四。灵元大陆是一个修仙的世界,各种传说精彩纷
- 呈,修炼功法满地都是。当然了,是真是假就不是得四能分得清的了。一次机缘
- 得四在一个小山洞里捡到两本书《移魂大法》、《阴阳合欢术》。没有白骨,没-
有法器更没有一步登天的吃了瞬间拥有几十年真气的药丸。不甘心的得四把小山-
洞扩建了一倍,最后只能接受只有两本书的事实。
- -
  十五岁的得四在镇子上混的很不错。当然了捡到的两本书他也没法练,因为
- 他没有真气。但是呢,得四依然混的风生水起。在镇子上不管是老人孩子,乞丐-
大款人人跟他交朋友。这得益于的心理学造诣,特别是催眠方面的成就。十岁那
- 年在一老头那里要了一本修仙功法,就是要的,老头心甘情愿给的。得四辛苦练-
了五年,屁事没有。也不能这么说,至少身体素质不错,很少生病。-

-   十五岁的冬月初一,得四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这天得四成亲,与其一块的-
还有他的岳父纳妾。得四的岳父五十多了收了一个十八的小妾,得四的妻子呢今
- 年也十八。翁婿二人忙了一天各回各屋,各干各事。就是这一夜,四德(老爷子-
嫌得四不好听给改了)的命运彻底的改变了。
- -
  洞房花烛夜自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四德在干那事的时候本能的参考了《阴阳-
合欢术》的内容。结果就是四德突破了修炼的壁垒,成了一名修士。这一刻,四
- 德很是高兴同时也有一丝疑虑,难道要老子当淫贼?当然,上天的安排四德无法
- 抗拒。后来的四德真是个淫贼,还是个搅动天下的淫贼,令正邪两道都向往的淫
- 贼。
-
-   今后十年的四德那是一个春风得意啊,身边美人环伺,最多的时候有二十个-
女奴。四德在十七岁的时候,用心理学的知识改造了《移魂大法》,特别是四德-
拿手的催眠。这一改造,令身边美女对四德是死心塌地,予取予求。二十岁的四
- 德参透了农作物生产与《阴阳合欢术》之间的内在联系,创编了一套牛逼的功法-
取名为《混沌决》。凭借这套牛逼的功法四德仅仅用了五年就从一个无人知晓的-
不入流的修真者成长为一个盛名宇内的一流高手,令各方各派是嫉羡不已。
- -
  二十五岁的四德在一次催眠一位女修士的时候,被人撞破。秘密被打破的四-
德迅速从人人争相结交的青年才俊变成人人喊打除之后快的色魔,开始了五年的-
逃亡生活。好在女奴们不离不弃。-
-
  五年的时间里,四德数次险些灰飞烟灭。正邪两道各怀心思的追杀,令四德-
是险象环生九死一生。最终,四德还是死了,以自爆的方式一同带走了数名围杀-
者。二次被围殴致死的林冲(四德)意外的重生在了四德身上。至此已两月有余-
了。
- -
  夺舍重生的四德很是郁闷,能被人围殴穿越两次也没几个吧。随后出现的两
- 个女子令四德是一阵紧张,生怕对方发现什么对自己出手。连穿三次的机会应该
- 不会很难吧。随着对原来四德记忆的吸收整理四德彻底放心了,只要自己控制了
- 这具身体这个世界就不会有人对自己产生威胁。前提是尽快掌控住身体的主导权,
- 要想控制身体就要满足原主人留下的执念。若是免不了就只能干最拿手的了,况-
且以这个世界稀薄的灵气也没有其他修炼办法,再说了正常的修炼他也不会啊。
- -
  随着巧巧一声慵懒的娇嗔,四德看向床上赤裸的娇躯。
- -
  「来人,准备洗澡水,给巧巧沐浴更衣。」
- -
  巧巧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很是迷茫。本能的觉得此时的状态是不对的,
- 同时又觉得很是应该。模模糊糊中感觉此人身上散发著一种令人臣服,向其奉献
- 一切包括生命的威严。-

-   「巧巧··,主人坐在这里还不快来侍奉···。」-
-
  巧巧猛然一惊,连忙拖着酸软的双腿,忍者肿胀麻木的下体快步来的四德面-
前。屈膝伏于四德身前,亲吻着四德的脚面。-
-
  「起来,净身吧。」
-
-   「是,奴儿遵命。」-
-
  木桶中的巧巧在水汽的映衬下,低着头,抿着嘴,小脸一片羞红不敢与四德
- 对视。以古代礼数对女子的教育,这种在男子面前当众沐浴是极为下做的行为,
- 哪怕是自己的丈夫也是极难一见的。当然了,鸳鸯浴是常有的。但是此时此事更
- 像是女子刻意魅惑挑逗,这是女子礼术的大忌所在。巧巧的礼教是四德可以保留-
的,前世的女奴在当时危机的情况下没有机会打情骂俏,只能彻底的沦为傀儡工-
具。这一世,四德要真正的做一回色魔。
-
-   巧巧慌乱的清洗一番,感觉着麻木胀痛的私处与酸软的双腿有着一丝丝的恢
-
- 复。双手遮挡着羞处,扭捏的站了起来。一具浑身泛红,含胸侧立的美人出浴,-
在袅袅的水汽中映在了四德的眼前。美好的景色总是短暂的,侍女手持毛巾围绕-
在巧巧周围。拭去水珠的巧巧呆立在那里,没有衣服穿。昨天穿来的衣服都变成-
了布条,连内衣裤也成了几片碎布。四德久违的见到了三点式内衣后一激动就给-
扯碎了,但是很爽。-
-
  「过来。」
-
-   一手环胸,一手遮羞的巧巧怯生生的来到四德身前。四德解开衣服的扣子敞
- 开衣襟,露出一身黑亮的肥肉,底下还站着一杆黑枪。油亮的枪杆,狰狞的枪头
- 冲击着巧巧的精神。
-
-   「上来。」
- -
  在醒过来的巧巧已经被包裹在衣服里,双臂穿过四德的腋下扣住肩膀,双腿
- 环夹住四德腰,一张粉红的俏脸埋在四德的胸膛,系上衣扣的四德像是穿了一件
- 内衣一样裹在了长衫里。巧巧娇小的身形完全陷进四德的一身脂肪中,除了一颗
- 圆圆的小脑袋是那么的不显痕迹。
- -
  四德起身走了几步,除了肉棒包裹的舒爽,巧巧就像小时候穿的肚兜一般合
- 身,没有丝毫阻塞感。这是这一走动,剧烈的快感从下体私处直冲而来。随着四
- 德的走动,四德身上的肥肉也在蠕动。巧巧使劲的夹紧大腿,带动小穴收缩。蠕
- 动的肥肉无法给巧巧提供多少附着力,滑下来的巧巧更加深层次的感受着四德的
- 雄伟,忍耐的好不辛苦。-
-
  四德活动几步适应了巧巧的存在,转身来到院中。院门处有一乘小轿,是昨
- 天巧巧来时乘坐的。迈步来到轿前,撩开轿帘挤进较中。
- -
  「回林府。」
- -
  「啊····!」
- -
  从房间到院门,这一路的研磨本就使巧巧心头瘙痒难耐。如不是院中人多,-
美人羞涩,巧巧早就娇喘连连了。这一个大动作打开了巧巧吟唱的阀门,这娇羞
- 的呻吟声随着跳动的小轿走出了家门。-
-
  日上三竿的大街上是人声鼎沸,这叫卖的,叫买的是热闹非凡。上下翻飞跳
- 跃的轿中巧巧拼了命的抑制着呻吟声,可还是不时蹦出两三个惊呼呻吟声。虽然-
在嘈杂的大街上是那么的不可听闻,可在巧巧的耳中这不啻于惊雷。巧巧的小脑
- 袋使劲的拱着四德的胸膛,企图钻进去躲一辈子。-
-
  「嗯·嗯····啊啊····嗯嗯····。」离开大路这街上的声音渐-
行渐远不可耳闻,可这轿中的娇喘声渐渐地连成了片。四德肚皮上的巧巧在轿子
- 的抛落下不断地被抛起落下抛起落下,沿着一根固有的轨道上下翻飞。乌黑的秀
- 发在空中飘散着飞舞着,绯红的小脸娥眉微皱小嘴微张幸福又难过的拍打着四德
- 胸前的肥肉,偶尔还会迸发一点点水花,啪啪的响着。-
-
  四德跳开窗帘,看着远处的宅院。拍了拍巧巧的脸颊,指了指家的方向。巧
- 巧望着远处金光闪闪的「天下第一丁」规律的淫叫着。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额·······!」-
-
  巧巧在家门口走上了巅峰,颤抖的巧巧,淫叫着的巧巧从匾额下,别人的肚
- 皮上,包裹着四德的肉根被四个粗鄙的鉴赏了一路天音的轿夫抬进了自己的家门。-
只是从今天起这林府的林字是林冲的林了。
-
-   门前落轿,四德从小轿中挤了出来。就这一番动作,令余韵中的巧巧是淫叫
- 连连,娇喘吁吁。四德站定,拿住腰间翘臀做提腰带状。一番左右拉扯,又引来
- 一阵乐章。
-
-   燎袍提腿,穿堂而过。经账房,库房,杂房。乃人员嘈杂之所在,与他人高
- 谈阔论,伴自有余音袅袅。音高者黑面肥男,音袅者娇俏美人。肥男趾高气扬不-
可一世,美人羞涩诱人不立方寸。行之,吟之。疾行连绵不绝,缓步则唏嘘不已。-
问其何以匆忙,回首满面舒情。大小深浅,可知可探。肥男美妇,奈何有情有原。
-
-   四德一路是走走停停,摇摇摆摆终于是到了内府的西跨院。推门而入,室内-
素雅芬芳。走过客厅进到卧室,原木的雕花大床上铺着素白的床单,碎花的锦被-
旁垂着透明的纱帐,床边花梨的妆台上一个精致的瓷瓶中散发著茉莉的芬芳。忍
- 耐良久的四德一把扯开衣衫,伏在床上狠狠地耸动着。
-
-   「额·额·额·额·额·额·额·额·额·啊····呜··嗯·嗯·嗯·
- ···。」-

-   在嘹亮的啼鸣中,黑肉停止了冲击。颤抖着,喘息着。腰间的白玉小脚挺立-
着,十指展开,接着如雏菊般蜷缩起来。油亮的黑肉一阵蠕动,离开了原木大床。-
露出了床上粉嫩的小少妇,嫣红的小穴空谷般流出一股白浊的液体。
- -
  四德看着这淫靡的场景内心极大地满足。昨夜更多的是满足原来四德留下的
- 身体本能的欲望,前世长时间的逃亡生活行欲只是为了活命。这才是真正的行乐,-
对此四德很开心。